站内搜索
欢迎访问昭通文学艺术网
    推荐阅读
水啊,水!
作者:丹增  来源:人民日报  录入时间:2012年3月14日

  早上起来看报,云南干旱、缺水是头条消息,晚上看电视,云南干旱、缺水是重要内容。有这样一个电视画面:一个小巷里,一群人拥挤着在一个水龙头前接水,好像有人要插队,引起众怒,铁水桶被人踢出去,咣啷啷在石板路上滚。我家住在昆明市,已接到相关部门的通知,号召节约用水,还称必要时有可能要停水。我爱人急得用水桶、盆子、锅、碗,所有能装水的容器都灌上,放满了屋里屋外。这行为令人不安,这场面令人可笑,仔细一想,是啊,如果这地球上水要真没了,生命不也就没了吗?

  想起去年,7月本来是雨季,可当我来到云南曲靖市的城郊,眼前却是旱魃为虐。湖水干涸了,水库蒸发了,干裂的泥土像龟背,裂痕纵横交错。来到一个村子,一位70多岁的老人告诉我,原来有两条河穿村而过,现在断流了,8口井不用说水,简直要冒烟了。人畜饮水不是靠政府派消防车定量供应,就是到20多公里外的一条小溪边排队取水。又到一所中学,在宿舍区的草地边,学生们正提着水桶排起长龙,水龙头里流出的水细得几乎是一条线。一位老师焦急地说,这段时间一碗水都要多次利用,脚洗不成了,洗脸都快成了奢侈行为。

  无论白天黑夜,我想的是水,盼的是水。盼着一场春雨后,百花齐放,露珠从花苞里滴下来,比少女的眼泪还娇媚;一场夏雨,大地披上绿装,绿肥红瘦地展示着丰满的诱惑;一场秋雨,水声在屋檐下,水花在窗玻璃上,梦中醒来,你似乎睡在水晶宫里;一场冬雨,被凛冽的寒风变成美丽的雪花,屋顶、树枝、道路,甚至停放的车辆上都盖上了柔软的雪被。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果然,这一夜我做了一个梦。一场瓢泼大雨倾注到云南大地,我不撑伞,也不避雨,干脆畅快地裸在雨中沐着天浴……梦醒之后,我不禁想起那随处冰川、湖泊遍布的故乡西藏,以及童年时生活过的与水有着千丝万缕关联的水顶寺。

  我5岁那年住进了水顶寺,这寺院据说有600多年的历史。在寺院一处30平方米的殿堂中央,有一汪泉水,只有火塘大小,深不见底。奇怪的是无论雨季旱季,取多取少,既不满溢,也不枯竭,始终满满的,不时冒着串串细泡。寺庙后边那座高山上有几条透明清澈的小溪,发出清脆悦耳的声音,流到寺院后边一个宽阔的洼地汇集成一个小湖,面积不大,千把亩。这座山是百鸟藏身、百兽栖息、万物生长的神山,满山遍野的松树、桃树、柏树、柳树、杨树遮天蔽日,有风吹过,繁茂的枝叶像大海的波涛起伏汹涌。密林丛中无数蜿蜒曲折的小溪,不舍昼夜地流淌着,潺潺的流水声打破了森林的沉静与阴暗。在这树林中谁也说不清有多少种禽兽,百鸟歌唱着不同的天然妙曲,鸣蝉放开喉咙,蝴蝶飞着,甲虫爬着,一切像时间一样古老,像春天一般年轻,像天宫一般神秘。半绕着寺院坐落山弯的曲松江,好像一条狂怒的巨龙,在深山峡谷里咆哮奔腾,等挣脱群山的封锁与约束,流到这里又显得那样宁静、妩媚、柔和。从象鼻似的山尾站台俯看江水,像微微拂动的丝绸,不管水多深,都可以清澈见底,河底卵石上的花纹,沙土上小虫爬过的痕迹,全看得清清楚楚。那江边的水草时时闪着碧绿的光,顺着水的流向自在地轻轻飘动。寺院后山,海拔5000多米,终年积雪不化,山顶有一个平静的湖泊,方圆百里,这湖是万水之源,快要满溢的时候,水就由不同的暗道明道冲破障碍,穿过荆棘,转过大树,绕过石林,扑过岩层激冲下来,奔向平原,一路万物生长靠着它,五谷丰登靠着它,人畜生存靠着它。这座山的前半腰有一个远近闻名的大瀑布,站在寺院屋顶远望山腰,在那苍松翠柏、绿叶茂密的丛林中,瀑布好像是悬挂的一幅整齐而平滑的白色巨型天幕。那里有块平整而宽阔的悬崖,从山顶雪线融化流下的千万条溪流聚集到崖顶平坝上,聚合着集体的力量,顺着岩面滑泻,岩壁上有许多棱角,水流经过,急剧撞击,水花便飞花碎雨般地乱溅。每当夏末秋初,蔚蓝明洁的天空,挂着安详雅致的白云,温暖的太阳,带着喷薄四射的光芒,注满金色阳光的瀑布,在色彩斑斓的林木枝叶间流淌。那瀑布从百米巨岩跌下,翻滚着白色的浪花,飞溅着似玉如银的水珠,在阳光的照射下闪烁着五彩缤纷的霞光,在这样的季节,数以万计的信徒香客,云集在瀑布下面,焚香诵经,磕头顶礼。这既是信仰的驱动,更是对大自然的敬畏,对人类生命之本——水的敬仰。

  是啊!水,是地球的血液,万物的起源,人类的命脉。据研究,最早的生命诞生于水中,人体中水的比重占60%—80%,低于50%人就有生命危险;有人推测,2500年前伟大的玛雅文明,毁于森林资源消耗过度、自然生态被严重破坏后的一次严重干旱。

  收回飘飞的思绪,我欣喜地看到,云南省委省政府正努力实施“七彩云南环境保护行动”,投巨款治理污染的江湖,花大钱兴建饮用水工程,城市上山,平地留给子孙。当如今雪线在上升,湖泊在干涸,江河在断流,人类污染使美丽的湖泊变成臭泥潭,奔腾的银河变成臭水沟……云南的系列行动,让我看见了一丝希望的曙光。

文章录入:田登康  责任编辑:田登康
上一篇:为什么还要写雷锋
下一篇:红渡船
查看所有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者本站将记录IP地址,请对自己的言论负责,注册用户请先登录。谢谢!
评论内容
验证码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关于我们 | 投稿说明 | 读者留言
主办单位:云南省昭通市昭阳区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单位地址:云南省昭通市昭阳区行政办公中心211室
电话:0870-2832012 传真:0870-2832012 邮箱:zyqwl209@126.com
法律顾问:迟学兴 刘平文 网站备案:滇ICP备05003102号
请使用IE7.0以上或者 FireFox,谷歌等浏览器访问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