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欢迎访问昭通文学艺术网
    推荐阅读
难忘那年国庆“打牙祭”
作者:蒋光平  来源:网络投稿  录入时间:2013年8月26日

  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是个“票子”非常流行的年代。那时物资紧张,买什么东西都得凭票购买,买煤油要油票,买粮要粮票,买肉得要肉票。而那时人们普遍比较贫穷,肉是吃不起的,只有到了过年过节的时候,国家才会发一两斤肉票,让大家打下“牙祭”。

  1972年的国庆,我刚6岁。一大早,我就听父亲说,今天是国庆节,是举国同庆的日子,公社特地为每家每户发了5斤肉票,咱们家可以好好的“打下牙祭”了呢!一听有肉吃,还赖在床上的我一下子翻下了床,兴奋得跟过年似的。那时我还不知道国庆节到底是个什么样的节日,但我想,既然有肉吃,那应该是个很大的节日了,因为过年的时候,我们家才分到4斤肉票呢,那时我就想,要是天天过国庆节就好了。

  那年国庆节的上午,整个小镇都弥漫在欢快和兴奋之中,一大群小孩子在跑着,跳着。大人们则在公社的大门外排着长队,等待着领回那盼望已久的几斤肉,脸上写满了满足和喜悦。

  临近中午的时候,父亲终于领回了属于我们家的那5斤五花肉。父亲一进家门,我们全家都围了过来,商量着如何做更好吃。弟弟要求做回锅肉,而我则认为做红烧肉更好吃。最后母亲说,把这些肉分2斤给外婆送去,剩下的3斤肉,一斤用来做回锅肉,一斤做红烧,还有一斤先用盐腌好,做成腊肉,等以后想吃的时候再拿来吃。那天,我们都非常赞成母亲的提议。母亲把肉分好后,我和弟弟都自告奋勇的要帮母亲烧火煮饭,为的是能边烧火边闻闻那馋人的肉香,要是运气好的话,还可以趁母亲不注意,偷一块肉来吃。

  经过两个小时的漫长等待,我们家的“国庆宴”正式拉开了帷幕。首先端上来的是弟弟最爱吃的回锅肉,菜还未上桌,就闻到回锅肉的香味扑面而来。弟弟也许是太馋了,来不及拿筷子,就用手直接去抓,结果回锅肉太烫了,直烫得他哇哇大叫。接着端上来的是我爱吃的红烧肉,还未动筷子,我的口水就已经流下来了。母亲知道我们一年四季难得吃一次肉,于是不断地把肉往我和弟弟的碗里装,而她自己却基本上没动下筷子。其实母亲为这个家付出最多,每次却把最好吃的东西,毫无保留的让给了我们。现在想想,只怪自己当时不懂事,只顾自己一个人吃而没能好好的回报下母亲。

  那年的国庆节,虽然肉不多,但却让我们家快快乐乐的打了回“牙祭”,这么多年过去了,国庆节也不知道过了多少次,肉也早已不是什么稀罕物了,但那年国庆节“打牙祭”的场面,却永远让我难以忘记。

文章录入:田登康  责任编辑:田登康
上一篇: 秋天的境界
下一篇: 秋风·秋意
查看所有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者本站将记录IP地址,请对自己的言论负责,注册用户请先登录。谢谢!
评论内容
验证码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关于我们 | 投稿说明 | 读者留言
主办单位:云南省昭通市昭阳区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单位地址:云南省昭通市昭阳区行政办公中心211室
电话:0870-2832012 传真:0870-2832012 邮箱:zyqwl209@126.com
法律顾问:迟学兴 刘平文 网站备案:滇ICP备05003102号
请使用IE7.0以上或者 FireFox,谷歌等浏览器访问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