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欢迎访问昭通文学艺术网
    推荐阅读
卯哈赞的儿子与卯骚卯哈嶂的幺姑娘
作者:佚名  来源:云南民间文学集成——昭通市苗族卷  录入时间:2013年8月27日

  传说从前,卯哈赞苗寨有一家人,有一个儿子,生得一表人材,心地善良,憨厚勤劳,力大无比。他一气能啃完七十七个鸡头。选了七十七个对象,却未选着意中人。

  在远方的卯骚卯哈嶂苗寨住着一家,有三个儿子,两个姑娘,大姑娘生来就懒,么姑娘生得如花似锦。聪明善良,勤劳,学得一身武艺。她一气能啃完七十七个鸡尾巴。选了七十七个对象,却未选上意中人。

  卯哈赞的儿子对爹妈说:“爹妈,给我准备盘餐,我要找媳妇去了。”爹妈给他谁备了七天七夜的盘餐。他背着盘餐走啊,走到了卯骚卯哈嶂苗寨。遇到那苗家的么姑娘和她的嫂嫂们出来放猪洗衣服。卯哈赞的儿子口太渴了,问俩姑嫂:“我口太渴了,你们的吃水井在哪里?”姑娘刚要开口,嫂嫂却抢先说:“我们没有吃水的井,吃的就是洗衣的这河水。”说着就赶忙拿披毡去把吃水井盖着。披毡盖上去井水就干了。洗了一阵衣服,姑娘心里过意不去,她对嫂嫂说:“嫂嫂,你还是把吃水井告诉他吧。”嫂嫂听姑子这一说,就跑去把盖着水井的披毡拿掉说:“我们吃水进就在这里。你愿吃,你就吃罢。”吃了水后卯哈赞的儿子见卯骚卯哈嶂的姑娘不仅生得美丽动人,而且心地善良。在她选过的七十七个姑娘中,没有一个能和她相比。他深深地爱上了这个姑娘。他一直守着这俩姑娘,看着她俩洗衣服。姑娘也看见了卯哈赞的儿子生得英俊无比,在自己选过的七十七个小伙子中没有一个比得上他。小伙子一直守到她俩洗完衣服收猪回家。嫂嫂看出了他俩的心事,她对卯哈赞的儿子说:“表哥你在前面走”。他按她说的在前面走着,他俩放的猪是野猪,野猪用鼻子拱他的脚后跟。幺姑娘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就喊他在后面走。他和她们到了姑娘家,姑娘叫他先进屋支,两姑嫂到处跑着开猪圈门关猪。他进屋坐了一阵,姑娘的哥哥们来了,他有礼貌的称呼到:“你们累了,你们做什么活去?”姑娘的哥哥们说:“我们上山打鹿子玩来。”不觉已是吃饭后要睡觉的时候了,姑娘的爹叫大姑娘去整理铺让卯哈赞的儿子去睡觉。大姑娘用手扣着乱发说:“我懒去,别喊我。”爹又对幺姑娘说:“幺姑娘去整好铺让姑爷去睡觉。”心地善良的幺姑娘说:“好。”就去整铺去了。卯哈赞的儿子睡觉时,幺姑娘对他说:“你不要睡,你听我爹和我几个哥哥说些什么?”他遵照她的话没有睡。深夜他听见姑娘的爹对三个儿子说:“明天你们三个带这个好汉去上头湖泊洗澡玩去。”这第一关是爹想通过洗澡玩试他到底有多大本领。第二天早上吃完早饭后,三个儿子对他说:“妹夫,今天我们洗澡玩去。”他们四个到山背后湖泊边时,三个舅子对他说:“妹夫,今天晴得很好,太热了,你下去洗澡玩吧。”他说:“我不会洗澡,你们三个先洗。”三个舅子跳到湖中间,每人的头上长出三只角来。接着就喊他:“妹夫,来得了。”卯哈赞的儿子跳到湖中间,头上长出七十七只角,屁股长出七十七只角来。三个舅子用角和他顶,一直顶到三个舅子身上的血都染红了湖泊的水,他们才对他说:‘还是妹夫很,算了,不顶了。“他们就收了场。四人回了家,到睡觉时,姑娘又对他说:”今晚你还是不要睡觉,注意听我爹和我几个哥哥说什么。“半夜,他听见姑娘的爹问:“今天你们三个带这个好汉去做什么?”三个儿子说:“我们去洗澡去,这个狗吃的,了不起,把我们三个顶伤了,湖泊的水都染红了半边,我们输给他了。明天我们研修带他去给狗吃了。”第二天起来吃了早饭,三个舅子说:“妹夫,今天我们上山玩去。”三个舅子把他带到山上,突然路卡上有一个眦牙咧嘴的豹子,路卡下也有一个眦牙咧嘴的豹子对着妹夫。他拿出弩,上好箭朝路卡上一箭,射死了路卡上的豹子,又朝路卡下一箭,射死了路卡下的一只豹子。几个在山上玩了一阵就转回了家。

  晚上要睡时,姑娘又对他说:“今晚你也不能睡听我爹和几个哥哥讲什么?”半夜,他又听见姑娘的爹问几个儿子说:“今天你们三个带他去怎么样?”几个儿子说:“这个狗吃的有本事,把我家的两只狗都打死了。”不知明天我们怎么办?“可恶的爹说:”明天叫他去把那个石笋砍倒搭在河那面,我们好吆羊子过河去放。”早上起来时,三个舅子说:“妹夫,今早上你去把那个石笋砍倒,把它搭在河那面,我们好吆羊子过河去放。”妹夫听到后出门坐在房侧边哭。姑娘出去问:“你哭什么?”他说了要叫他砍倒石笋的事。姑娘说:“你不要怕,你去砍,我给你送早饭来。”三个舅子给了他一把玉得不能用的斧子,他去吹了一大早上都没有把石笋砍倒,又坐下来哭。姑娘送饭去说:“快来吃饭,不怕得。”他吃着送去的饭,姑娘拿起斧子,用舌头舔了三下,然后几下子就把石笋砍倒了。不歪不偏,正倒到河那边去了。这时姑娘说:“我哥哥他们吆羊子来了,你拿斧子装做在敲石子,垫这些洞,说完姑娘就走了。姑娘的三个哥哥吆羊来一看,石笋已砍倒搭到河那边去了,见卯哈赞的儿子正在敲石子塞洞,几个哥哥就把羊赶过河去放。晚上回到家里,姑娘仍然给他说:“你不要睡,听我爹和哥哥他们说什么?”半夜他听见,姑娘的爹问:“今天去砍石笋如何?”几个儿子说:“狗吃的有本事,我们的石笋都被他砍倒了搭到河那边去了,我们已吆羊过去放来了。”爹说:“好了,明天准备早饭给他俩吃了,叫幺姑娘和他一道去罢。”谁知,当天晚上,姑娘的爹和三个儿子却在他俩要路过的丫口上安放上了有毒的弩箭。第二天早上,姑娘的爹和三个哥哥,清早就煮好早饭给他们吃。吃完就送他们上路。他俩走到丫口时,卯哈赞家的儿子看见路上的弩箭象苗家妇女捆的麻杆一样密。他吓哭了。姑娘说:“不要怕,我有办法。”说完,她拿出身上带的扇子朝东扇了三扇,又朝西方扇了三扇区,那些带毒的弩箭倒成了一顺去了。他俩踩成一个脚印的走了过去。姑娘的爹和三个哥哥满以为安的弩把他俩射死了。他们高兴地到丫口一看,只见弩和箭倒成了一顺,两人的脚印踩在一起走出去了。这可把爹和三个儿子气坏了。他们又想出一条毒计----卯哈赞的儿子和幺姑娘高兴地走着,突然间,乌云密布,遮天盖日,暴雨倾泻下来,一刹时就淹到他俩的脖子了。卯哈赞的儿子吓坏了。姑娘说:“不要怕,我有办法。”说着,姑娘拿出扇子仍然朝东扇了一扇,朝西方扇了三扇,一时大水消失,乌云散去,晴空万里。他俩愉快的到了卯哈赞家里。他们办了喜事,结成了夫妻,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注:①卯哈赞——苗语地名音译
        ②卯骚卯哈嶂——苗语地名音译
        ③地方语刀已不快的意思

  讲    述:张美芳

  录音翻译:陶明光

  文字校对:朱运桐
 

文章录入:邹娜  责任编辑:田登康
上一篇:史朗①
下一篇:早世朗与峨冉尼榜
查看所有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者本站将记录IP地址,请对自己的言论负责,注册用户请先登录。谢谢!
评论内容
验证码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关于我们 | 投稿说明 | 读者留言
主办单位:云南省昭通市昭阳区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单位地址:云南省昭通市昭阳区行政办公中心211室
电话:0870-2832012 传真:0870-2832012 邮箱:zyqwl209@126.com
法律顾问:迟学兴 刘平文 网站备案:滇ICP备05003102号
请使用IE7.0以上或者 FireFox,谷歌等浏览器访问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