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欢迎访问昭通文学艺术网
    推荐阅读
嘟滴烂与七姊妹的故事
作者:佚名  来源:云南民间文学集成——昭通市苗族卷  录入时间:2013年8月29日

     传说古时候有一家很有权势的苗族人家,有七个长得特别漂亮的姑娘,好比七仙女一样。但说来也怪,这七个姑娘晚上穿新鞋,早上起来就变成烂鞋了。按理她们都该出嫁了,可是任何一个年青伙子她们都看不起。就连爹妈都劝她们该出嫁了。可七个姑娘说:“要是谁人能猜得出我们为什么晚上穿新鞋早上起来就变成烂鞋,他看得上我们姐妹哪一个,哪个就嫁给他。”爹妈只好将这事传扬出去。
     这事传出后,不知有多少年青伙子都去试过,就是无法揭开这个迷。
  后来,有一个无爹无娘,心地耿直善良,忠厚勤劳的小伙子也听到这个消息,就做好干粮也赶去试一试。这个穿得破烂的小伙子来到半路上,遇到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年人。这老人就问小伙子说:“孙孙,你带得有没有能吃的东西,我饿得走不动了,给我一点吃吧。”小伙子回答说:“老爷爷,我没有带得有什么好吃的东西,只背得有一个粗荞面做的粑粑,你老人家不嫌弃的话就拿去吃吧。”说完,小伙子就忙拿半边干了开裂的粑粑递给那老人吃。老年人边吃粑粑边问小伙道:“你要去哪里?去做什么?”小伙子就将事情讲给老年人听。这进老年人就对小伙子说:“你到了那人家以后,如果叫你去金房里睡,你就说:“我不配睡你家的金房和银房,我在门边脚这里睡就行了,请记住。”接着那老年人又拿出一件烂山羊皮褂给小伙子穿起说:“穿起去,不但可以备寒,还能帮助你找到如意的媳妇。”说完,老年人就不见了。小伙子穿上老年人送给他的山羊皮褂褂,不多时就来到了七个姑娘的这家人家了。这七个姑娘的爹妈就问小伙子说:“你要在金房里去睡,还是要在银房里去睡呢?”小伙子说:“我不配睡你家的金房和银房,我只在你家门边的墙脚下睡就行了。”小伙子就裹着山羊皮褂褂在那门边睡了。他还没有睡着,这七个姑娘就一齐换上新鞋子,由大姐在前,一个接一个趁着月光悄悄地出门走了。这时小伙子就偷偷地跟在后面,走上一小程,那七个姑娘就下一个大枯坑洞去了。小伙子本来就是想到洞口边去偷看七个姑娘下去干些什么?不注意自己也掉进去了。到了里面简直又是一个天地,晴天朗朗,万里无云,呈现出一片百花争艳的景色。不一会那七个姑娘就走到一棵樱桃树前,树上开着绚丽的樱桃花。大姐就说:“妹妹们,我们在这里休息一会儿再走吧。”她们就在樱桃树前休息着。小伙子也躲到树旁了。小伙子暗想:不容易到这个地方来,待我折一枝樱桃花带回去作纪念也好嘛。小伙子“啧”的一声折下一枝樱桃花。七个姑娘一惊!“噫!是什么在响动,好象有什么人看见我们了,快走吧!”七个姑娘又起来走了。小伙子也隔着一小段距离又悄悄地跟在她们后面走。走上一程又到一棵开着洁白花的金李子树前。大姐又说:“妹妹们,再在这里休息一会儿吧。”七个姑娘又在李子树前休息着,小伙子又躲到树旁来了,他又想:多不容易到这些地方来,还是折一枝金李子花回去作个纪念吧。他又“啧”一声折下一枝李子花。七个姑娘又一齐“噫!好象真的有人已经看见我们了,快起来走吧!”他们一个接着一个又走,不一会来到一条大江边。这时对岸有七张小船朝这方划了过来。船只一靠岸,七个姑娘就各自上了一张船。划船的七个英俊的年青人,这嘟滴灿小伙子就偷偷地跟着第二个姑娘上了船。其它六张船度得很快,唯独小伙子参坐的这张船度得很慢。第二个姑娘就说:“为何往次我坐的船都跟你们一样快,今天会这样慢?”那几个回答说:“可能是天气的影响,没什么吧。”一只接一只度过了江。那七个划船的也是七弟兄,七个弟兄的家就在江边上。他们把七个姊妹带到家里去了。这小伙子也一直避闪着跟了进去。那家在天井里,摆着七张桌子,每张桌子放有一杯小酒,作为迎接这七个姑娘的。可是,到了天井,她们没有先喝酒,而是跟那七个青年人进屋内跳舞去了。
     这小伙子就趁她们还未出来时,就去把第二个姑娘的那一杯酒端来喝了。又把酒杯揣到怀里,就去躲了起来。等她们跳完舞回来时,第二个姑娘见自己的酒已经不见了,就说:“我的这一杯酒不在了?”七个弟兄又重新端出一杯来补上。
     跳过舞又喝过酒了,那个地主已经是天快晚了,而这里却又是天快亮了。大姐就说:“妹妹们,我们该回去了。”七个弟兄又把瓶姊妹送过江。小伙子又仍然悄悄地跟着第二个姑娘坐到船里,同样还是度得很慢。她又问,可其他几个姐妹们还是回答她,可能是天气的影响吧!
     度过江来,七个姑娘不停地往回走,很快就要到七个姑娘的家了。这时小伙子就绕着跑上前来裹着那件烂山羊皮褂褂龟缩在门边。装出一付睡得扯呼的样子。七个姑娘回到门边看见小伙子睡在门边脚,认为小伙子是真的睡着的,就互相说:“衣哟哎!这个脏得灰不溜秋的人,都配得过我们吗?还想在这门边守我们,我们走了几百里都回来了,他还在睡得扯呼,象他这们都能猜得出吗?“
     其实小伙子呀,这一切都听见了。所有的经过小伙子都全部记在心里。
     又是第二天晚上了,七个姑娘的爹妈又叫小伙子去金房和银房睡,可是小伙子还是不去金房和银房里睡,他仍然在门边睡。这天晚上,又到七个姑娘要出去了,他还是装出睡着的样子。七个姑娘又换上新鞋子走了,小伙子照前晚一样又跟在七个姑娘后面。这天晚上她们没有下洞,而是一直朝前走。在路上也不休息,但同样到了一个明亮的天地,渡过一条大江,来到七个青年家。桌子上不再是摆酒来,而是每张桌子上摆着一盘肉。趁姑娘们和青年们去跳舞时,小伙子又去把第二个姑娘的那一盘吃掉,把盘子又揣在怀里。回来时,小伙子又绕路跑上前来装睡在门边。七个姑娘回来又见到他睡在那里,象头一晚上那样讥笑他。
     第三天清早一起来七个姑娘的爹妈就问小伙子说:”你不来也来我家住了两个晚上了。今早你就说说来听吧?“这时,小伙子就说:“我头一晚上做了个梦,梦对我说:“你家的七个姑娘一到天黑就一齐换上新鞋子,由她们的大姐在前,一个接一个,到一个非常漂亮的地方去了。她们到一棵樱桃树前,还被什么响声惊动着。再到那棵金李子树前,又被什么响声吓着一下。后来到一条大江坐船时,你家二姑娘坐的船渡得很慢,她问其他几个,她们说可能是天气的影响。后来又到了一家有七弟兄的人家后,你家第二个姑娘的酒和酒杯都被我的梦偷了,梦还将酒杯拿给我揣在这里哪。”小伙子说着就人怀窝里摸出一个酒杯。这下几个姑娘你望我,我望你,没话可说。老爹又第二晚上又是怎样呢?小伙子又挨一排二一样不漏地说了出来。小伙子最后说:“第二晚上的梦又给我一个装肉盘。睢在这里。”他又在怀里拿出一个盘子。小伙子还说:“我这个脏得灰不溜秋的人,不知猜对了没有?”这下呀,七个姑娘和老爹老妈都无奈了。老爹只好说:“全猜对了,你真是我的好女婿,你看得起哪一个就带去吧。”这个勤劳聪明,善良的嘟滴灿小伙子就把第二个姑娘带走成亲去了。
         讲    述:王明学
         搜    集:王国华
         文字校对:潘忠福
 

文章录入:邹娜  责任编辑:田登康
上一篇:贪心的哥哥,好心的嫂嫂
下一篇:史朗①
查看所有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者本站将记录IP地址,请对自己的言论负责,注册用户请先登录。谢谢!
评论内容
验证码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关于我们 | 投稿说明 | 读者留言
主办单位:云南省昭通市昭阳区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单位地址:云南省昭通市昭阳区行政办公中心211室
电话:0870-2832012 传真:0870-2832012 邮箱:zyqwl209@126.com
法律顾问:迟学兴 刘平文 网站备案:滇ICP备05003102号
请使用IE7.0以上或者 FireFox,谷歌等浏览器访问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