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欢迎访问昭通文学艺术网
    推荐阅读
大肚汉
作者:佚名  来源:云南民间文学集成——昭通市苗族卷  录入时间:2013年9月16日

  很早很早以前,有一家人生了一个儿子,他非常吃得,父母给他取名叫大肚汉。大肚汉长大了,越大越吃得,爹妈养不起他,想把他整死。

  一天晚上,大肚汉的爹对大肚汉的妈说:“大肚吃得,我们养不起,明天早上宰起猪请亲友们把那大树砍掉把大肚压死掉。”大肚的妈忠言逆耳:“好嘛!”第二天早上,大肚的爹妈宰了猪,请来了亲友吹树,当树要倒时,大肚的爹对大肚说:“大肚,你用背去背着树。”憨厚的大肚不知父母的用意,用背去背树,这时树被砍倒了,树和大肚一齐滚下坡了,一直滚到了坡脚才停住。大肚爬起来把大树背着回家。大肚的爹见树和人一齐滚下坡去了,满以为大肚会被大树压死,正暗处高兴时,突然,看到大肚背着大树站在门口问道:“爹,树要放在哪里?”大肚的爹被喊声惊呆了。半晌才说:“随便放在哪里。”大肚放好大树,进屋看见火上有一罐肉,他抬起来一口气就吃光了。

  晚上爹又对妈说:“再去请亲友来把那个大石头撬了把大肚压死掉。”大肚的妈说:“好。”第二天早上请亲友一齐去撬石头时,石头在动了,大肚的爹对大肚说:“大肚用背去背着。”大肚用背去背着石头时,石头被撬爬起来和大肚一起滚到沟底去了。大肚的爹满以为大肚死了。正准备吃饭,只见大肚背着那个大石头回来了,他问:“爹,石头放在哪里?”他爹吃惊地说:“随便乱放。”大肚把石头放在场坝里,大石头把一个场坝都占了。大肚进屋看见火上有一铁锅肉,抬起来一气又把它吃光了。

  大肚对他的爹妈说:“爹,妈,你们养不起我,你们去找人打一把七十七斤重的铁弩,打一支七十斤搬弄是非的铁箭给我,我自己出去找吃的。”他的爹去请铁匠打了一把铁弩一支铁箭给他。大肚告别了父母,他背着铁箭铁弩走到山上。这时,碰见一个找柴人,找柴人问他:“大肚,你到哪里去?”大肚说:“我吃得,我爹妈养不起我,我出门自找吃的去。”找柴人说:“我天天找柴,我找的柴已经足够了,我和你一起去吧。”大肚说:“可以,但要你把这些柴丢得过七十个山和七十个湾才可以去。”找柴人捡起柴来丢,丢过了七十个山和七十个湾。于是他们两个一起走了。

  他俩走啊走啊,碰上一个割草人。割草人问:“你俩到哪里去?”他俩说:“我俩吃得,出门找吃的去。”割草人说:“我的草也割够了,我和你俩一起去。”大肚说:“要你能把这些草丢过得了七十个山和七十个湾才能去。”割草人捡起那些草丢过了七十个山和七十个湾。

  他们研修走到爷让①家岩脚就住下来了。第二天早上起来,大肚对割草人说:“今早上你煮饭,我和找柴人上山打猎去。”割草人煮熟饭后,他出门喊大肚和找柴人来吃早饭。他的喊声被住在岩上的爷让听见了。爷让飞下来把饭全部吃光了。割草人转身看见煮起的饭不见了,很奇怪。这时,大肚和找柴人打着一只岩羊背着回来了。他们问:“饭在哪里?”割草人说:‘我煮熟后出门就喊你俩来吃,转进去饭就没有了。”大肚说:“不要紧,慢慢煮来吃。”他们三个又重新煮饭,吃完饭后,找柴人说:“明早你们两个去打猎,我在家煮饭。”

  早上起来,大肚和割划人上山去了。找柴人把饭煮好后,当他出门喊大肚和割草人来吃饭时,爷让又飞来把饭吃光了。大肚和割草人打到一个山牛背着回来了。他们问:“早饭在什么地方?”找柴人说:“今早上我喊你两个来吃饭时,不知什么怪物又来吃光了。”大肚说:“没关系,慢慢的煮来吃。”这天,大肚说:“明早上你们俩去打猎,我在家煮饭。”第二天早上起来,找柴人和割草人上山打猎去了。大肚把饭煮好了。他喊找柴人和割草人来吃饭后,就暗藏起来观看动静。爷让听见喊声又飞下来了。大肚一下子抓住了爷让。他把爷让搓了只有公鸡大小,用背箩罩起。找柴人和割草人空着手回来了。大肚说:“我捉了一个东西,我们把它宰来吃了。”爷让听见要把它宰掉吓怕了,忙说道:“三个姑爷,不要宰我,我有三个女儿,给你们三个做媳妇。”大肚说:“当真?”爷让回答:“真的。”大肚拿掉背箩,爷让又飞回岸上去了。

  找柴人和割草人问大肚道:“怎么办?”大肚说:“不怕得,用铁弩铁箭来射岩。”找柴人和割草人先射,箭到岩石也不见动静。大肚拉弓一箭射在岩上,岩石崩开,出现一条大路。他们三个顺着路走去,找到了爷让的家。这时爷让赶到场去了。他们三个坐在爷让家,天黑时,爷让回来了。爷让说:’三个姑爷早。”回头又对三个女儿道:“你们三个炒苞谷分三个姑爷吃没有?”三个女儿说:“没有。”爷让去撮铁弹来炒红了,找柴人和割草人害怕得冷汗直淌。只有大肚抓起红红的铁弹大口大口地嚼吃掉,爷让对大女儿说:“有点热,去把我的扇子拿来给三个姑爷。”大女儿拿来扇子,爷让拿扇子一扇,把他们三个扇飞在岩脚来了。找柴人和割草人问大肚:“怎么办?”大肚说:“不怕还要去。”大肚自编了一把扇带着。三人又到了爷让家,爷让外出琮没回来,大肚装很热对爷让大女儿说:“很热,拿爷爷的扇来我们扇点风。”爷让的大女儿把扇子拿来。大肚将他带去的扇子换了,晚上爷让回来炒铁弹分他们三人吃了,大肚说:“爷爷有点热,我给爷爷扇区点风。”拿出扇子一扇,把爷让扇飞在岩脚去了。

  爷让斗不过大肚,没办法只好把三个女儿嫁给了他们三个。

  讲述:王明宽

  录音:陶明光

  文字校对:朱运桐

文章录入:邹娜  责任编辑:田登康
上一篇:
下一篇:早赞①与叶嚷②彩最③
查看所有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者本站将记录IP地址,请对自己的言论负责,注册用户请先登录。谢谢!
评论内容
验证码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关于我们 | 投稿说明 | 读者留言
主办单位:云南省昭通市昭阳区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单位地址:云南省昭通市昭阳区行政办公中心211室
电话:0870-2832012 传真:0870-2832012 邮箱:zyqwl209@126.com
法律顾问:迟学兴 刘平文 网站备案:滇ICP备05003102号
请使用IE7.0以上或者 FireFox,谷歌等浏览器访问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