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欢迎访问昭通文学艺术网
    推荐阅读
文艺界:2014,怀着希冀前行
作者:铁凝  来源:人民日报  录入时间:2014年1月3日

  光阴追着太阳跑,四季轮回之后,一转眼,我们又站在新一年的大门口。

  韶华依旧,中国的文化教育领域,在即将来临的春季,又一次怀抱美好的愿景与期待。

  过去一年的努力和成绩,是进步,是积淀,是新起点;而未来的漫漫长路,则是希望,是梦想,是无限的可能。

  希冀与实践同样重要。本期,我们邀请了文化教育领域的4位知名人士,与我们分享他们在新一年的体悟与心愿。他们来自文学、音乐、教育、影视等不同领域,但他们与每一位中国人一起,共同编织着蓬勃而瑰丽的中国梦。

  ——编者

  文学应该照亮心灵

  铁凝

  2013年12月,我的作品《没有纽扣的红衬衫》《永远有多远》入选了《十月》创刊35周年最具影响力作品。我相信我们所处的时代是一个大时代,我这次有幸入选的两部作品中的主人公却是大时代里的小人物。所以我有时候会想,我们的评委、读者包括网民,他们的投票不是投给了我,而是投给了那些大时代里的小人物。为什么呢?也许是因为在文学这里,再大的时代,它的生动的呼吸和心跳,其实也往往是通过那些不具备表演意识的小人物来体现的。所以我很想说,文学当然尽可以表现生活中的各种表演,但是作家应该避免表演生活。一旦我想急切地表演生活,那必是我失败的时刻。因为生活不是表演,生活不是用来叫人打分的,生活是用来生活的。

  我总认为,当一个人能够被称为作家的时候,当他准备把作品公之于众,而不是只写给自己的时候,他的情感,他的故事,他的梦,他对人类和世界的窥测和探究里,已经有了责任的成分。这责任或许有点恼人地不在乎他是否认可,它是与生俱来的,或隐或现地伴随着他的创造过程和写作生涯。责任意味着我们必须有勇气不断重新表达对世界的看法,不断发现生命中那些独属于文学的气象;必须有勇气反省自我以获得灵魂的提升;必须有勇气寻找新的艺术表达形式,即使这形式对一般读者而言一开始并不那么舒服。

  《十月》杂志的张守仁老师有过一本书,名字叫做《永远的十月》。“永远”这个词,尽管在新世纪多种声音的喧哗中显得既嘹亮又衰弱,既结实又无力,但是对于“永远”,我仍然要说,什么东西都不能够阻挡一个写作者相信生活,相信爱,相信文学应该具备照亮心灵的能力,相信只要有文字存在,文学就永远不会消亡。诗人阿多尼斯曾说:“没有诗就没有未来。”我不敢说没有诗就没有未来,未来还是会有的,但是假如我们的未来什么都有,就是没有文学,那么,那样的一个未来还值得我们期待吗?

  为祖国的蓝天歌唱

  阎肃

  我属马,84岁了,已是耄耋之年。最近,朋友和战友与我笔墨往来,我都以老骥伏枥自勉。

  “问君可有梦,我梦在蓝天,云深不知处,豪情戍边关。问君可有爱,我爱在蓝天,展翼十万里,一览好河山。”这首《蓝天行》是我和老搭档羊鸣在2012年的得意之笔。50多年前,我们一起合作《我爱祖国的蓝天》,如今,我们依然在为蓝天着迷,想来,不禁感慨万千。近60年的空军生涯让我们将蓝天视为自己的一切。

  2012年,我为“强军赞歌”征歌写的两首歌词也是为蓝天而创作的。一首是与孟庆云合作的《强大机群向前飞》,其中有一句“鹰击长空英雄梦,壮丽人生能几回”,凝结了我对祖国空军的一片痴情;另一首由印青作曲的《当兵前的那天晚上》,是我在军营时与战士们聊天的心得:“参军入伍把兵当,也得细思量,电子信息新装备,文化最吃香,打仗就要靠猛将,关张赵马黄,为啥都服诸葛亮,肚里有文章。”

  如果问我,2014年我有什么打算,我想,还是要为祖国的蓝天歌唱。就在写这篇文字的两个小时前,我刚从江西参加“军营大拜年”活动回来,军营里的那份激情仍未从我身上散去,战士们个个都那么生龙活虎,而且多才多艺,与他们为伍,我自己都觉得年轻了许多。

  在2013年到2014年的央视跨年晚会上,我是以一个朗诵者的身份登场,大概导演觉得我嗓音洪亮、字正腔圆。在这个年纪还能以这样的才艺出现,也算是发挥了我的另一份能量吧。

  我读报很细,家里有10多份报纸,人民日报、光明日报、解放军报等报刊是我的必读,从头读到尾。学习党的十八大精神和十八届三中全会精神后,看到改革发展的远大前景,深受鼓舞。作为一个老兵,一个文艺老战士,我不能落后于时代,只有与时代同行,才能创作出具有时代节奏感的作品。

  我的身体很好,对2014年,仍有很多的期盼,最希望的是还能写出值得一听的作品,让听众观众感到,老骥伏枥,此话不虚。

  贯通人才成长之路

  杨福家

  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发布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共60条,其中的第42条,讲的是对教育改革的具体而及时的意见。从中深感教育改革形势大好。

  我从1993年起任复旦大学校长,历时6年,再从2001年起任英国诺丁汉大学校长,历时12年,其间从2004年起任宁波诺丁汉大学校长至今。以我在过去20年的认识,强国必须先强教。“一个国家的发展和强盛,从根本上取决于国民素质;国民素质的提高,关键靠教育。”

  靠教育提高国民素质,要强调博雅二字。

  博雅的教育精神在东西方都一直在传承与发展,为我们所熟知的通识教育就是其内容之一,它包含五个要素:博:文理融合,学科交叉,在广博的基础上求深度。雅:做人第一,修业第二。以学生为中心,学校把育人放在一切工作的首位。鼓励质疑,“我爱我师,我更爱真理”。并在以小班课为主的第一课堂得到充分体现。为数众多的学生社团、学生参与的科研项目及各种社会实践活动,是丰富的第二课堂,在学习生涯中也具有非常重要的地位。

  “博”,就是不同学校根据自身特点,有所侧重,开设数量众多的课程供学生自由选择,让学生不是为掌握某一门技能而学习,而是有机会发现自己的火种在哪里,找到自己的兴趣点。

  “雅”,就是在育人中坚持“做人第一,修业第二”。世界一流大学都把“做人”放在培养人的首位。国家的发展、社会的进步需要各种人才,尽管培养出的人才从事的行业各不相同,但对做人的根本,对个人品德的要求却是一致的。

  在高速发展与变革的过程中,总有一些料想不到的困难,但作为教育工作者,肩负着社会的重托与责任,必须迎难而上,殚精竭虑,办好让人民满意的教育,为国家与社会培育更多的英才。

  做好中国的电影梦

  李雪健

  2013年底,我被选举为中国电影家协会主席。演了大半辈子戏,电影家协会主席,这对于我来说,是一个全新的挑战。说实话,对于这个新角色,我还在适应中。从演员到影协主席,有变也有不变。变的是岗位和职责。当然,也有相通之处,拍戏是要把剧本、导演的要求加以仔细地琢磨、理解,现在我在影协主席这个位置上,就是要把中央对影协的要求加以认真地理解、学习,不辜负国家和人民的希望。

  我的心里很清楚,大伙儿为什么选我。要认认真真做事,清清白白做人,这是老前辈留下来的话,我照着老前辈说的这个话去做,做大伙儿选的那个我。

  从1982年的《天山行》算起,我演了30多年的戏,年轻的时候演戏在意挖掘自己,到了中年,更注重刻画人物,现在到了我这个岁数,更看重细水长流,希望塑造的人物和角色能够留存得长久一些。我可能做不了一名性格化的演员,但我还在尝试不同的角色、不停变换自己,希望自己能够成为一名性格演员。

  有人说,演员演什么就会按照什么角色去“活”。我演过焦裕禄、杨善洲、宋大成……这些人都印刻在我的生命和生活中。他们就像我的父辈,给我们带来了幸福,带来了尊严。我希望像他们一样做个好人,但做好人不容易,这得从无数件靠谱的小事做起。

  经历了人生的起起伏伏,我很感恩。感恩我的职业,感恩帮助过我的医生、家人、朋友,感恩那些虽然没有见过面但和我有着“神交”的观众。我也感谢疾病和磨难,它们让我能更深刻地理解生活、增加我对艺术的感悟,让我更珍惜今天的生活。这种珍惜不是停留在口头上的,而是真正落实到行动中。

  中国梦是由无数人的梦构成的。在中国从电影大国到电影强国发展过程中,影协会更好地起到电影人和政府的沟通和桥梁作用,我们这一代会做好承上启下的工作,一起做好中国的电影梦。

文章录入:田登康  责任编辑:田登康
上一篇:中国国家艺术基金成立
下一篇:世界各国政要2014新年贺词盘点:和平 发展 稳定
查看所有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者本站将记录IP地址,请对自己的言论负责,注册用户请先登录。谢谢!
评论内容
验证码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关于我们 | 投稿说明 | 读者留言
主办单位:云南省昭通市昭阳区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单位地址:云南省昭通市昭阳区行政办公中心211室
电话:0870-2832012 传真:0870-2832012 邮箱:zyqwl209@126.com
法律顾问:迟学兴 刘平文 网站备案:滇ICP备05003102号
请使用IE7.0以上或者 FireFox,谷歌等浏览器访问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