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欢迎访问昭通文学艺术网
    推荐阅读
艾自由成为首批中国文艺评论家
昭阳区2013年文学艺术工作
朱镛作品荣获“高原情怀·大山
昭阳区文联李文献作品入选《全
魔幻情结 现实关怀
昭阳区摄影家协会举办四人作品
“中国黑颈鹤之乡”摄影比赛评
《边疆文学》昭阳区文学创作研
乡村的温度
——读吕翼小说《疼痛的龙头山》
作者:师立新  来源:昭通新闻网  录入时间:2014年11月20日

  翻阅文学的行走历程,乡土文化主导了社会发展与变化的文明程度,近代史上,由乡土文化中产生的乡土文学则更为繁盛,而这种题材的写作也历来是众多作家的创作根基。读过昭通作家吕翼的许多作品,从中不难看出,富有地方色彩的乡村是他乡土文学的载体,也一直是他写作的源泉;乡村给了他无尽的灵感,也给了他澄澈的创作基因。

  在他的长篇小说《疼痛的龙头山》里,一望无际的山野起伏着,错落于山间的彝汉混居村落,一位叫大洋芋的彝家少年裹着山风来到我的面前。全文以他和从小订下娃娃亲的同学小花娇为引导,铺排递进,为筹集路费找寻出走的母亲木香,大洋芋和小花娇趟入废弃的老银矿洞寻矿,并差点丧生;听过龙头山支教老师白洁的一堂关于爱的讨论课后,再次引爆大洋芋对妈妈的思念,而终于从颓废下觉醒的父亲普麦也打算再次振作,为此,父子俩踏上了漫漫寻亲路,并在这条对爱回望和向往的路上,发生了各种奇遇,最终在八月大地震来袭,经历过生死磨难后,他们各自完成了对生命重新的认知和情感的救赎,一起携手憧憬着希望,为重塑龙头山的美丽而忙碌。

  这部有着浓郁乡村情感的小说,书写了村里零碎的点点滴滴,相比于城市欲望、漂泊、迷茫的情绪描写,作者的行文处理更有家长里短、村头巷尾的质朴,诗化和散文化的文体风格,叙述智趣丰沛,文笔自然,收放有度。《疼痛的龙头山》里,龙头山的疼痛,相爱的疼痛,思念的疼痛,离别、寻找、内疚和刮骨疗伤的疼痛,爱与恨碰撞之后的疼痛;梦里的山寨、圣洁的彝韵、人与人的过往交织,人对自然的依存、人与动物的温情互动,所有的一切,均有一个强大的磁场作为给予,那就是——乡村的温度。这种温度透射出人性,浸染热腾腾的人气,从这些凡夫俗子身上持续散发着,小说的整体架构就丰盈起来。新一代的村民,对土地的热爱程度已削减,但对生活中越来越陌生的村庄,他们依然被这片土地上根植久远的祖性牵引着,走出去又返回来,这也可称为现代症候群,在当下不无普泛意味,他们总是奔入城市的喧嚣下打拼,尔后逃回乡村的血脉里喘息,并从这个母体上获取持续站立的能量。小说里反复出现经典的英国歌曲《斯卡布罗集市》的歌词“您要去斯卡布罗集市吗?那里有芫荽、鼠尾草、迷迭香和百里香……就在高山和平地之间,种上芫荽、鼠尾草、迷迭香和百里香……”准确的引用,以类似伊旬园的向往,浪漫渲染了大洋芋父母从城市到乡村间的往返,及他们心里留存着的对故园往日的美好,以及他们期待在震后重建乡村的愿望和心灵的平复。

  童谣和民间小调的穿插运用是本部小说的另一写作亮点,貌似很平淡的写法,却是作家以平写实的缜密设计。童谣和民间小调是乡土文化不可或缺的组成,既是民俗、民宗的自由表达,也是民间温暖融洽的意识形态,切合了小说主人公大洋芋和小花娇的少年身份,更诗意地体现了彝汉文化的交融对新一代成长的深远影响,赋予了作品独特的质地。其次,小说还大量采用倒叙描述,这就使文字产生了悬念,让故事的发展和人物的情感纠结遍布伏笔,进而引发读者强烈的阅读欲望。

  大灾面前有大责,吕翼在灾难来临后及时捕捉现实题材迅速创作。如果仅以这部小说中少年的视野所至,作法的彝族祭司所惑,单纯书写田园风光的诗情画意,显然就极不负责,面对由经济发展而给乡村带来的毁灭性发掘,作家取杜鹃啼血的忧郁,直陈己意,多层次、多方位描摹了乡村当下复杂的状态呈现,痛定思痛里,完成对乡间诸多事宜的审视,倾诉深切的焦虑,彰显出了身为文人自觉承担的社会责任和驾驭重大素材的文字功力。整部小说的走笔,没有高、大、全的光辉形象,每一个人物都有自己的亮点和暗淡,可也正是如此,更加真实地塑造了人物的性格,从乡村这块心灵的净土上自然流淌出作家的乡土情绪。

  以我对这部小说的阅读感悟,龙头山不但是大洋芋的乡村,也是作家本人的乡村,往大里说,还是世人总体乡愁的蔓延。在凡尘不断行进的人生路途中,众多无法完全割舍的最初记忆,积淀、升温、发酵,然后扬起村落的方向标,昭告世间,舒展成盘踞心底的那份对故园不可剥离的热浪。

  文品出自作家的文学良心及道德理念。吕翼的才情,从微小到整体,无不表明他发自内心对美好的颂扬和厚重的男人悲悯。也许,小说不可能改变宏观的社会大环境,但它能够赞诉凡人的大爱,呵斥一些自私的小我,纯洁一方精神的天空,我觉得,这已足够了,因为从中已让我仰望到那么可亲可敬的人文高度。

  想起一个词,原乡。我的理解,原乡应该是寄放灵魂的地方。每个人的人生起点不同,但每个人的原乡从本质上讲是大同的,它可以是一所老宅一座乡村,甚至是一个老物件,可共同点都是:具有生命的温度。

文章录入:田登康  责任编辑:田登康
上一篇:热烈祝贺昭阳区李文献书法作品再次被中国邮政电信出版发行
下一篇: 云南微电影入围欧洲大奖
查看所有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者本站将记录IP地址,请对自己的言论负责,注册用户请先登录。谢谢!
评论内容
验证码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关于我们 | 投稿说明 | 读者留言
主办单位:云南省昭通市昭阳区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单位地址:云南省昭通市昭阳区行政办公中心211室
电话:0870-2832012 传真:0870-2832012 邮箱:zyqwl209@126.com
法律顾问:迟学兴 刘平文 网站备案:滇ICP备05003102号
请使用IE7.0以上或者 FireFox,谷歌等浏览器访问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