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欢迎访问昭通文学艺术网
    推荐阅读
农民韩平华的音乐梦之旅
作者:陈元云 文/图   来源:鹤都晚刊  录入时间:2011年9月30日

 

手捧获奖证书的韩平华 

   他,四十六岁,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有着三十年的打工经历;他,文化不高,却三十年如一日地坚持词、曲创作;他没有任何演出经验,却从今年11月4日的全国乡村歌手大奖赛云南赛区选拔赛的舞台上捧回了该大赛的三等奖…… 

 

音符 在工地上开始跳动

 

  韩平华的家,就在昭阳区旧圃镇的沙坝农村。

  三十年前,年仅十六岁的他由于家庭极度贫困,初中尚未毕业就被迫辍学,艰难的生活条件让他萌发了外出打工挣钱的念头,并从此踏上了漫长的打工之路,一干就是三十年。 

  爱好写作的韩平华并没有因为辍学而放弃写作和学习的机会,不管在哪个工地上干活,一有闲暇时间,就掏出自己随身携带的小本本,记下自己打工路上的种种感受。一开始,韩平华只是写一些小散文诗及见闻日记。1983年,他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参加了全国性的《年轻人》日记征文大赛,并获得了三等奖,这对文笔本就不错的他当然是一个极大的鼓励,此后,他更信心满怀、笔耕不辍。 

  渐渐地,韩平华发现自己的诗很受工友们的欢迎,但苦于工友们的文化水平普遍不高,有些诗歌他们连读都读不顺畅,更别说是理解其中的意境了,他为了让更多的工友读懂自己的诗歌,便开始寻求一种新型的方式,为工友们解读自己写下的各种打工感受,这种方式,就是音乐。 

  音乐,是最原始的语言表达方式,也是最通俗易懂的。毫无乐理基础的韩平华开始学习简谱,并试着以简谱的方式记录自己写下每首诗歌时的心情。自此,无论是在哪个工地,在那些钢筋与水泥构成的空间里,只要有韩平华的身影,就有他的歌声,那一串串跳动的音符,带着真情,在工地的砖头与瓦砾间回荡…… 

写歌 只为倾诉个人感受

   2005年,在昆明打工的韩平华被骗进了黑砖厂,没有工资,干着牛马不如的强体力活,一天就靠着两张东北薄饼充饥,一年没给家里寄过一分钱,其间,母亲又因病去世,无法返家的韩平华痛心疾首,写下了饱含深情与内疚的《怀念母亲》、《赤子心》:“我一回到久别的故乡,古老的村庄变了模样,不见了村口的那株老槐树,不见了妈妈慈祥的目光……”

   同年,在昆曲高速建筑工地上打工的韩平华,遭遇了打工三十年以来最难忘也最无奈的事情。那一年,与他在同一工地的一名工友在工作中不幸受伤,断了一条腿,可包工头非但不出钱医治,反而卷款而逃。其中,有韩平华几个月未领的工资约六千余元。那晚,眼看着受伤的工友,想着几个月以来的风吹日晒,心痛的他在不通电的工棚里将自己的无奈写成一个音乐小品,唱出了农民工漂泊无奈与迫切真实的情感愿望:“深山修通了高速路,平地筑起了钻天楼,只盼老板莫黑心,别将工钱打折扣,捡起了行礼就搬家,哪里能挣钱哪里走……”

   据韩平华讲,三十年的打工岁月是漫长的,在这栉风沐雨的三十年中,遭遇了各种各样的坎坎坷坷,阅尽世间百态,其感受可谓是五味杂陈。每当自己难熬困惑的时候,总喜欢用音乐作品来表达自己的种种切身感受。

   三十年来,已累计写出歌词两百多首(篇),他把自己的作品分成了“深情唱家乡”、“深情唱亲人”、“风雨打工路”三个系列,每一首歌,都饱含了身在异乡的他对家乡、对亲人的无限牵挂与感激之情,以及打工路上的各种苦辣酸甜。本次乡村歌手大赛的参赛歌曲《留守姐妹》,就是其“深情唱亲人”系列中的一首代表作——“春天要播种啰,男人打工去啰,爹娘的头发白啰,孩子们要上学啰,留守家乡的姐妹们,家里全靠你们啰……”

   对于家乡对于朋友对于亲人对于漫漫打工路,韩平华说他想说的实在太多,根本无法用语言来一一表达,唯有写歌。   

坚持 徘徊在反对的边缘

   对于韩平华来说,最大的快乐莫过于写出来的歌曲得到工友抑或是家人的认可并传唱,那是一种鼓励与满足。当然,有一部分工友对他的这种行为是很不理解的,觉得他干的是一件毫无意义的事情,工友们宁可将多余的时间花在打麻将或是玩扑克上,而韩平华则认为自己是在学习、是在追求。

   压力是有的,在外面的工地上,韩平华想唱就唱,毫无顾忌,可在家,他从来不唱自己的歌曲,因为周围有很大一部分邻居也很不理解他的这种追求,认为他饭都吃不饱了还有心情唱歌,一定是犯神经病了。

   据韩平华的妻子介绍,她也曾因反对韩平华写歌,夫妻吵过闹过,由于家庭经济状况不好,刚刚能够维持温饱,还有一个女儿在上高三,可韩平华为了写歌、为了学习乐谱,每年都得花几百元甚至上千元在那些旧书摊上去淘一些她认为毫无价值可言的旧书,还不定期地往四川、吉林等地邮寄作品,邮寄费每年也得花不少。而且,韩平华打工干的体力活很累,有点时间都不休息,用来写歌,这种行为很不可取。

   “我以前曾对他说,他要再写,我就一把火把他的稿件全烧掉,但没办法,劝不住,他还是要继续写作,实在没办法也就只能由着他了……”韩平华的妻子说:“这次,听说他要参加比赛,尽管生活艰难,我还是从生活费中挤出了一百多元钱,给他购置了一套新衣服,毕竟第一次上舞台,得让他穿像样点……” 

参赛 幕后台前的尴尬提升

   对于参加全国乡村歌手大赛,韩平华是抱着学习的态度去的,他是本次大赛的最后一个报名者,直到要交样带的头天晚上,他还在和记者研究参赛歌曲该如何编曲并竭力纠正一些字词的发音。

  11月3日,韩平华带着喜悦与忐忑踏上了去昆明的参赛之路。

  据了解,这次乡村歌手大赛云南赛区一共有四十四名选手参赛,其他四十三名选手都有舞台演出经验,很大一部分甚至是地州歌舞团里经常上台的专业歌手,唯有他没有任何演出经验。不仅如此,由于各种条件的制约,他没有拍摄任何视频短片,是本次大赛上唯一一个没有视频资料的选手;更有甚者,其他四十三名选手都有漂亮的演出服装,可他没有,穿着妻子为自己买的格子衬衣,蹬着一双半旧的运动鞋就上台了,诸多的尴尬让所有州市的带队领导都为他捏着一把汗。还好,除了这三个“唯一”,他还是本次大赛上唯一一个集作词、作曲、演唱于一身的选手。

  在参赛的前一天晚上,韩平华还临时创作了一首《乡村歌手大赛赛歌》,该歌曲得到了大赛组委会的高度肯定,遗憾的是,由于时间关系,这首歌始终没在大赛现场唱响。

  “我非常满足,有这样一个锻炼的机会,不管怎么说都是一种提升,比赛期间,很多行业内的朋友都在打电话关注我,我很高兴。一点演出经验没有的我,居然能在这种赛事上拿到三等奖,还得到了一千元的奖金,以后我会更积极地参加各种文艺活动。”说到这里,黑黑瘦瘦的韩平华露出了农民特有的朴实笑容。

  的确,一直致力于创作歌曲的他,怎么也没有想到有一天能带着自己的作品,从钢筋水泥、砖头瓦砾中走到如此华丽的舞台上,并喜获殊荣。

梦想 依旧在寻找的路上

   2001年,由韩平华作词、葛勤作曲的歌曲《我的家乡在云南》获得全国群众文化创作征歌银奖;2007年,韩平华受邀在攀枝花文联的座谈会上发言,是现场唯一的农民工、外地人;2009年,由韩平华作词、姜富武作曲的歌曲《西凉山之恋》获“感动中国”原创优秀作品奖。其间,他的作品先后在国内众多知名刊物上发表。

   “在外地发表文章或是歌词,我从来没有收到过稿费,一般寄两本样刊来就算完事了,不过我仍然会继续投稿,不是有句话吗?‘创作是痴人的劳动,愚人的事业’,真正搞艺术的人就是痴人与傻子,不会计较得失。从某个角度上说,我如果一直搞音乐创作,就等于选择了贫穷……”一个平平凡凡的农民,能为自己的爱好而如此付出,韩平华的这些话让记者感到无比震撼。

   据了解,今年春季,韩平华在成都一工地上修理破损的雨棚时不慎摔伤,歇息了大半年,并垫付了很大一部分医药费,使原本就拮据的家庭经济状况雪上加霜,但他一直以乐观的心态积极面对。

   韩平华在成都干活的时候,经常会在四川音乐学院的校门外徘徊,他说他梦想着有一天能走进那个校园充充电,改掉自己记谱和发音不准的缺点,更专业地发展自己的爱好和事业,再买一套属于自己的录音设备,制作自己的歌曲。

   “无论多苦多累,我还会一如既往地写歌,更多地关注家乡的发展变化,关注农民工和留守妇女儿童。将来,我想在家乡搞一个属于自己的个人音乐会,把自己谱写的歌曲唱给家乡人听,以表达自己对家乡的热爱之情,或者把自己的所有歌曲都拍成MTV,既宣传了家乡美丽的风物,也了却了自己的心愿。明年开春,我就要回到成都的工地上干活,苦钱是第一步……”韩平华自信地说。

   乐观的心态虽然难能可贵,韩平华的音乐梦想之旅依旧漫长,他是否能坚持走下去,我们期待着。

文章录入:田登康 责任编辑:田登康
上一篇:我区乡村歌手获云南选拔赛三等奖
下一篇:
查看所有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者本站将记录IP地址,请对自己的言论负责,注册用户请先登录。谢谢!
评论内容
验证码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关于我们 | 投稿说明 | 读者留言
主办单位:云南省昭通市昭阳区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单位地址:云南省昭通市昭阳区行政办公中心211室
电话:0870-2832012 传真:0870-2832012 邮箱:zyqwl209@126.com
法律顾问:迟学兴 刘平文 网站备案:滇ICP备05003102号
请使用IE7.0以上或者 FireFox,谷歌等浏览器访问本站